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我以我眼看世界,在起伏中成长

2017-1-10 10:57 337 0
简介
  我以我眼看世界——在起伏中成长  大家好,我叫殷文星,是一中国际部2014届的毕业生。大一在克利夫兰的凯斯西储大学读物理,随后转学至纽约的Pratt Institute(普拉特学院,室内设计专业全美第一)读室内设计 ...

  我以我眼看世界——在起伏中成长
  大家好,我叫殷文星,是一中国际部2014届的毕业生。大一在克利夫兰的凯斯西储大学读物理,随后转学至纽约的Pratt Institute(普拉特学院,室内设计专业全美第一)读室内设计专业。作为学姐,今天在这里与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心路历程。
  当我还是中学生的时候,特别喜欢物理。从初一的宇宙与人,到史蒂芬霍金的大设计,到丽莎蓝道尔的额外维度。我觉得这门研究万物理论的学科特别精彩有趣,希望长大后能成为一名理论物理学家,致力于科学研究,拓宽全人类的认知领域,所以对这一专业特别向往。
  高一在一中本部度过了充实的一年,高二转到了国际部,高三时考上了凯斯西储大学,一所理工科非常好的综合性大学。大学所在地是克利夫兰,美国北部一座荒凉的城市。一年长达四个月的极度严寒,暴风,积雪,加上学校严谨的治学氛围,学生们的生活相对比较局限。除了上学,一起写作业,一起去吃饭,其余的活动很少,生活节奏也显得单一。每到十二月份,气温便降至零下二十度,整个城市被久积不化的厚厚的大雪覆盖。在这样一个地方待久了,会觉得没有希望,什么都是压抑和落寞的。而我是个需要热闹和阳光的人,每天走在寒风凛冽的上学路上,我都在想,在这白雪皑皑的另一端,温暖的加州,是怎么的生活呢,是在去学校还是在去海滩的路上?虽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在这种环境下,我就是做不到,心态总是会被外物的好坏所带动。学校里不乏学霸,每晚挑灯夜战,再极端的天气对情绪也毫无影响。我知道,我可以学四年物理专业,但熬过的这四年,能带给我什么?

  大学转学
  在经历了长达大半个学期的抑郁与犹豫后,我点开了两所建筑专业顶尖的学校的官网:南加州建筑学院和普拉特学院。虽然已过了申请截止日期一个半月,我还是发邮件问了招生部门,得到的答复是:“现在已经太晚了,但department还没做出最后决定,所以请即刻提交你的申请。”我隐隐感觉到了转机。于是在接下来的一周内,我准备好了所有的申请材料,从四封教师推荐信,到简历,个人作品集,申请文书。我这辈子都没在一周内效率这么高地完成这么多事,而且这动力,还是源于对现状的排斥:从构思,写文书,修改,到一个个去见关系比较好的教授要求帮忙写推荐信,到凌晨五点去图书馆一张张扫描我的建筑课作品,然后一张张调曝光,排版,写文字介绍,以完成作品集……不得不说,在这过程中,跟我关系一直很好的物理教授给予了我极大帮助。当在他办公室聊到转校的事时,虽然很想挽留我,但他还是鼓励我追求自己想要的。在帮我写的推荐信里说,我是他碰到的那千分之一的独特的学生,还帮我修改文书的文法。就这样,在一周内从零到有,提交了我的申请。
  暑假在建筑公司实习的时候,两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就都到了。兴奋之余,为了更好的就业前景,我也决定从建筑转到室内设计专业。

  教育理念
  暑假结束后,我搬到了纽约。从物理专业到室内设计,从小城市到大都市,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数地标性建筑,无数的活动和展会,整个曼哈顿都是我们的校园,我也终于过上了梦寐以求的生活。下面通过几个方面为大家介绍和细化一下在大城市设计专业的生活,以及美国本科教育一些独有的概念和特点。
  Field trip的概念,即在一个特定的校园以外的地点上课。这在美国的一些大城市尤为常见,城市即校园,所有的资源都为学生所用。历史课会去大都会博物馆看画,讲解人员也会参与进课堂,老师和学生们边讨论边记笔记。绘图课去中央车站写生,画建筑结构。材料课去耐克品牌的材料中心,灯光设计课去参加纽约家具展。
  周末,我们有时会和老师乘坐小火车去纽约州上部的地标性美术馆Dia Beacon上课,有时候我们需要去别的学校进行案例实地考察即Case study:通过对其他地址的观察,纪录,研究,来帮助深化自己的设计概念。总的来说,这种跳出校园的理念非常的有趣,也是令我们受益无穷的,整个纽约,都是我们的校园,数不尽的资源和人脉,都为我们所用。仿佛想做什么都有人为你铺好了路一样,想要怎么走取决于我们自己。在普拉特的一年半,我觉得非常充实。
  Studio的概念。不管我们的校园可以有多大,学校本身的凝聚力也是强大的。Studio即工作室,所有的设计类专业,建筑专业工作,学习,上课,生活的地方。大家共享一个空间,每人有各自的工作台,工作的过程即交流的过程。一般一个教授带十二人为一小班,但专业所有人都在一个工作室里,大家都互相熟悉,一起在节假日通宵,一起接受老师的批评,互相点评作业。Work with colleagues,意思就是与大家共同成长,不要做独行侠。人与人的看待事物的视角不同,所以别人总能在工作过程中为你提出建设性的意见,而一味地自己工作难免闭塞,甚至有时候偏离轨道而不自知。另一方面,在将想法付诸于现实的时候,会遇到许多操作性和技术性的困难和疑问,每到这时,互相帮助互相请教变得尤为重要。每次作业布置下来,我们都会交流,讨论,该怎样理解老师的意图,该怎样去做。每时每刻都待在工作室做项目是每个学生的义务,任何在家自己完成的想法都是不允许的。
  Critique的概念。critique即点评环节,这是一个验收项目进程的过程,每周两次。全班都将各自已有的作品陈列出来,然后介绍自己的设计理念,供老师和同学提意见和反馈。这是一个互相交流,改进自我的过程。也经常会有学生和老师观念相斥的时候,但也没关系,很多东西都始于不同思想碰撞的火花。在这一过程中,不但是老师单方面的给予反馈,通过与别人作品的比较,你可以受到启发,也可以为别人提出意见。你会学会辩证地思考,你会及时调整自己的方向。因为上学的意义,就是不断犯错和遇到问题,在问题中不断反思和进步的过程,没有谁是完美无缺的。

  留学心态
  接下来,我要讲一个比较大的方面:留学心态。熬夜,通宵,压力及心理调节。转学前所在综合性大学,每个人都会淹没在茫茫人海中,经常有几百个人的lecture,即使专业课也有至少几十人的规模。每个人就像大海中的一滴水,一个小单元,你可以选择不去参与某些东西,但最后的结果必须保证。而在转学后规模相对较小的设计学院,个体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你是过程的一部分,你是个多元化的个体,整个集体的进程需要你自始至终的参与,你的dedication,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奋斗。所以,你没有太多喘息的空间,永远不能轻易倒下,一倒下就拖慢了集体的进程。
  留学确实是个艰苦的过程。老师严厉的态度,直白的批评,无时不在的催促和期望,这些都会带来负面情绪,让你没有思路或者做任何事都自我怀疑,迟迟不敢下手。同学之间强烈的竞争心,更使工作室时时充斥着一股张力。一门占了大部分时间的主课,加六门副课,繁重的工作强度经常使学生没有时间睡觉,吃饭。我以前是没有通宵这一概念的,觉得只要提高效率,任何强度都能有条不紊地完成。然而上了设计专业课才知道,工作量是你通宵了也完不成的。经常有人两天两夜不睡觉,甚至六十个小时不睡觉,视通宵为常态。每天从下午五点下课,直接开始做项目,一整晚马不停蹄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六七点,经常是回家洗个澡就继续回学校上课了,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每天”的概念似乎消失了,因为你从来没睡觉,仿佛自始至终都是很长很长的一天,目睹着太阳的升起,落下,再升起。身体的极度劳累,是我们无时无刻的生存状态,再加上每天都是无穷无尽的压力和负面情绪,这种生理和心理上的极度崩溃是伴随着每个人一整个学期的。边哭边做模型,边吃东西边哭很常见。很多教授都告诉我们,做这行你无法改变这个生存状态,无论是大学还是工作后都是这样的,只有接受它,习惯它,训练你的身体以顺应它。我个人很快就接受了这一现实,经常边哭边做作业,没时间做饭便喝了一学期的代餐,上课间隙感觉撑不住了就去厕所马桶上睡一会,听激烈的音乐随时保持清醒,充满抵触情绪也硬着头皮去做。每次接近期末的时候,工作室都充斥着一股死亡的气息。可是我们没有时间去死亡或者生病,几个小时的时间,都是使别人比你做得更多更好的关键所在,学校是不允许我们倒下的。学生作业的完成度,其实很低,很少有全部完成的人,反而都是在上课前最后几小时,草草收尾。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 姓名:
  • 电话:
  • 城市:
  • 意向国家:
请输入您的姓名!
请输入您的电话!
名额有限,立即申请

精彩阅读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环球无忧教育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服务费:?元 外方律师费:?元 第三方费:?元......)

*

注:以上费用仅供参考,个案申请费用以双方合同及相关第三方机构的实际收费金额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