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又一国际学校出事,学生前程掉进"上外美高"的坑!

2016-11-21 14:00 252 0
简介
自从选择了“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高中美国高中课程”,小海的生活就偏离了原有的航道。  “我的生活越来越像一个笑话!”小海如此评价这两年的生活。而曾经跟他一起赴美留学的小成,甚至已经无暇感慨了,他在办理赴 ...

自从选择了“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高中美国高中课程”,小海的生活就偏离了原有的航道。

  

“我的生活越来越像一个笑话!”小海如此评价这两年的生活。而曾经跟他一起赴美留学的小成,甚至已经无暇感慨了,他在办理赴美留学签证时已被三次拒签,如今面临着“无书可读”的尴尬境地。

  

与此同时,上海外国语大学和上外贤达学院均表示,位于松江地区的所谓的“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高中美国高中课程”的教学与他们无任何关系。

  

如今越来越多的初中毕业生,选择赴美读书,类似的风险也变得愈来愈多见。

 

 

在沪一年学费7.6万元

 

2014年10月,小海和妈妈做出了一个可能会影响小海一生的决定:放弃中考,申请去美国读高中!

  

“我儿子的成绩,不好也不坏。还不如早点出去,考一所好点的美国大学。”小海妈妈说。

  

为申请美国高中,他们跟就读的初中签了自愿放弃中考的协议,同时放弃的还有初中毕业文凭。

  

相比小海,16岁的小成和妈妈陈女士希望“能够稳妥一些”,尽管他们也决定去美国读高中,但小成还是先通过中考,拿到了初中毕业文凭。

  

这两个家庭,都被一则关于“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高中美国高中课程”(以下简称“上外美高班”)的广告所吸引。

  

虽然已过了近两年,小海和小成的妈妈至今还能回忆起广告中的具体内容--“美国高中1+2教育,第一年在上外校园学习。第二、三学年升入美国高中,毕业获美国高中文凭,申请美国世界一流大学。”此外,还有“上外强大的教师团队,加上专业的外教师资,全部课程按照美国大学委员会标准设置,采用原版美国高中原汁原味的全真美国中学课程”,“学生可选择进入我们在美国的姊妹学校100多所美国百年高中名校就读。”

  

小海和小成的妈妈最为看重的,还是广告中的“上海外国语大学”这几个字。小海妈妈说:“我想‘上外美高班’,肯定是上海外国语大学的老师在上课,要比外面的中介强很多。”

  

2014年10月,小海在妈妈带领下,来到上外松江校区一栋教学楼内参加说明会,自称“上外教培中心美国高中课程教学总监”的孙剑斌向家长做了宣传介绍,并发放了印有上海外国语大学标志的招生简章。

  

当天的说明会还对学生进行了考试,考试时间为1小时,当场评卷,小海的成绩很优异。这一度令小海妈妈感到很开心,她觉得为儿子选择了一条靠谱的赴美之路。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课程根本不像宣传的那样择优入取,而是什么人都录取。”小海妈妈说,这里的学费也不便宜,在上海学习的这一年,学费为7.6万元。

  

在招生简章上,这笔7.6万元的费用包括“学费和托福备考费”。

 

 

上外美高班的录取通知书以“上海外国语大学贤达经济人文学院”的名义发出。

 

小海父母与“鹰誉教育”签订了委托支持服务协议

 

词汇老师是种地农民

 

2014年10月,小成和小海正式进入“上外美高班”,一个在上外贤达经济人文学院上课,一个在上外松江校区上课。但入学没多久,小成和小海的妈妈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

 

第一个不正常的信号是,小海上课的教室从上外搬到了一个名为上海外国语大学松江教育培训中心的独立小楼。小海妈妈当时怀疑,这个“上外美高班”,可能是一个挂靠在上外的民办教育机构。

  

除此之外,“上外美高班”的管理和教学质量也令人担忧。有好几次,另一个学生小星的妈妈给孩子送生活用品时,撞见他们躲在宿舍里打游戏。

  

此外,家长还了解到,这所学校里的老师有点“怪”。

  

据学生描述,体育老师是一位退休老奶奶,除了打太极拳,别的都不会。记者随后从一名知情人士处了解到,这位体育老师,本来就是在虹口足球场晨练打太极拳时,被孙剑斌的团队“发现”的,后招聘过来当体育老师。

  

教词汇的孙老师,从未读过大学,是“用扁担挑着行李到学校里来的”。记者随后辗转找到了这位老师,他告诉记者,自己是孙剑斌找去给学生教单词记忆法的。他虽然一天大学都没读过,但是有一套独到的单词学习方法,每周在“上外美高班”教课七到八节,孙剑斌一个月给他开8000元的工资,比种地强很多。

  

“上外美高班”唯一的外教,是一名50来岁的男子。

  

“他来中国前,在美国卖皮鞋,后来到中国打工。因为有一张外国人面孔,孙剑斌就把他请来上课了。”上述知情人士说,“上外美高班”是先招生,后招老师的。有些老师来面试的当天就开始上课,许多人没有教师资格证;还有一些老师只能在晚上来上课,因为他们是来兼职的。

  

上述种种“不对劲”的因素,最终反映在了学生的成绩上。经过一个学期培训,学生参加了第一次托福考试。原本成绩不错的小海,托福成绩只得了二十几分。

  

“有的孩子甚至只得了七八分。”小海妈妈质疑说,既然新概念英语、英语精读、英语写作、head-way英语等课程都是围绕英语上的,小海的成绩为何如此之差?

  

孙剑斌回应说,成绩不好是因为小海本人不够努力。为什么别人能考到八九十分,而小海只考了二三十分?小海妈妈追问,班上到底有多少孩子考了八九十分?孙剑斌不回答,只叫她多从自己孩子身上找原因。

 

挑越差的学校返点越高

 

即便成绩不是很理想,但不少家长还是委托孙剑斌,为孩子申请赴美读高中。

  

小成妈妈说:“我的孩子已经在这里读了一年课程了,成绩单什么的都要他们帮忙出。我又不懂英语,没办法自己申请,不花钱委托他们,我的孩子怎么办呢?”

  

小海妈妈说,之所以继续选择孙剑斌帮忙办理,是因为孩子还未成年,在美国需要有机构继续为家长和孩子服务,而孙剑斌自称他的留学服务可以对小海在美国期间的生活进行照顾。

  

在小海父母和孙剑斌的上海鹰誉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鹰誉公司’)签订的《中美学生交流·私立高中项目委托支持服务协议》中,该服务被这样定义:“在乙方学生在美国高中留学期间,甲方提供紧急支持及联络服务、双语月报服务、续签指导服务等,但不能代替美方或其接待家庭或美方学校承担职责。”

  

2015年1月,第一学期结束后,“鹰誉公司”组织学生和家长前往美国参观高中、面试。无论是学生还是家长,每人收费3.3万到3.9万元。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一次“游学”,总共去了约180人。

  

据家长回忆,他们跟随孙剑斌到美国后,接待的是名叫大卫的美国人。大卫为这个“游学”团组织了一场美国高中见面会,总共邀来了12所美国高中的面试官。

  

直到2015年3月,孙剑斌才给了家长们一份可选学校名单。然而,此前在美国看中的或面试过的学校,没有一所在这份名单内。

  

更让小海的妈妈不解的是,她自己提出要申请的学校,也都被孙剑斌告知不符合条件,或没有名额。最后,她为小海选择了一所名为橘郡基督学校(Orange Coun-ty Christian School)的中学读书。孙剑斌反复强调,这所学校很好,还有中国咨询老师驻守,小海去这里读书可以被妥善地照顾。

  

无独有偶,橘郡基督学校也成了小成唯一的选择。

  

那么,为什么原本面试的学校,都没在可选学校名单中呢?

  

后来,美国人大卫的邮件向他们揭示了真相:孙剑斌从美国回来后,取消了跟大卫的合作。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大卫声称,孙剑斌之所以不再跟他合作,是为了赚取更多的钱。大卫说:“我的公司跟美国的高中合作,为国际学生提供寄宿家庭,我们是通过提供寄宿家庭服务赚钱,因此我们不向中国学生收取中介费用。在美国,有许多高中只想提供教育,并不想处理寄宿家庭的问题。但是孙先生为了赚取更多的钱,在利用我为家长提供宣传服务后,就不再通过我寻找学校了。”

  

大卫的说法,得到了孙剑斌团队一位内部人士的证实:“大卫每推荐一个人去美国高中读书,可以得到6000至8000美元的返点,孙剑斌觉得很不划算,就自己联系了学校。为此,孙剑斌挑选了一些很差的学校。因为越差的学校,招国际生越难,返点就越高。”

 

课程设置对上大学无帮助

 

在花费了十多万元和一年时光后,小海和小成终于获得了在美国读高中的机会。在橘郡基督学校,他们再次成为了同学,和他们一起的,还有另外三名来自孙剑斌“上外美高班”的学生,每个学生需额外再向孙剑斌支付4万元留学服务费,这还不包括每年4万多美元的学费和住宿费。

 

然而,在到达橘郡基督学校的那一刻,小海就彻底傻眼了。

  

据小海描述,这所学校非常小,设有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全部年级,高中部的老师很少,而且大部分国际学生都是中国学生。

  

记者随后从橘郡基督学校校长处证实,该校共有45名工作人员为全校从幼儿园至高中十二个年级的学生服务,这45名工作人员中既包含老师也包含管理人员。在6至12年级(即初中部和高中部)共有学生约118名,其中包括国际学生约52名,而52名国际生中,45名为中国学生。

  

此外,小海等学生认为,橘郡基督学校的课程设置也有不少问题:“因为高中部人少,学校里的老师也特别少,仅有2名数学老师,2名英文老师,1名历史老师,1名美术老师,2名圣经课老师,圣经课老师还是兼职的。”

  

在美国生活多年并亲历美国高考的留学生Jackie告诉记者,这所学校的课程设置很不靠谱,几乎不能为学生进入美国大学提供任何帮助。据Jackie介绍,申请美国大学过程中,美国高考成绩(SAT或ACT)、学生在校期间选课的难易程度、学生在校成绩,以及由美国大学理事会主办的全球统一考试课程(Advanced Placement Pro-gram,简称“AP课程”)的考试分数等四个因素,有着很大的影响。然而,由于这所学校教职员工很少,且只开设了三门AP课程。因此该校学生在申请美国大学时,几乎无法在选课难易程度和AP课程两项中取得竞争优势。

 

留学材料漏洞百出

 

相比橘郡基督学校令人诟病的读书环境,小成的处境更加糟糕,他的问题出在了签证上。

  

由于和“鹰誉公司”签订了留学服务协议,陈女士就将小成出国签证的一切事宜,交给了“鹰誉公司”,并把学费、生活费都打到了橘郡基督学校的账户上。

  

谁知道,第一次面签时,小成竟没有通过。

  

“鹰誉公司”的工作人员说,这次一定是孩子太紧张了,下一次签证就没问题了。随后,在未对申请材料进行复查补充的情况下,小成又进行了三次面签,结果都被拒签了。

  

陈女士随后请专业人士梳理“鹰誉公司”为小成准备的留学材料后发现,这些材料漏洞百出。以一张鹰誉公司为小成出具的《学习成绩证明》为例,这份《学习成绩证明》 的抬头是上海外国语大学,落款却为上海外国语大学松江教育培训中心,成绩单的时间为2012年-2013年,但小成就读的时间却为2014年。实际上,上海外国语大学松江教育培训中心并无出具官方成绩单的资格。

  

陈女士说,这意味着,小成的英语再好,也可能无法拿到签证。一位从事留学中介服务多年的业内人士直言:“材料的问题很可能是小成被拒签的真正原因,因为赴美签证审查很严格,这种明显的材料造假是最致命的。”在美国从事留学服务多年的大卫也证实,他们将一些孙(孙剑斌)的学生成绩单交给资质审查公司进行审查,成绩单被退回了,因为成绩单的来源不是一个在中国合法注册的学校。

  

小成不得不在国内面临“无书可读”的尴尬境地。

  

记者调查发现,在从“上外美高班”申请至橘郡基督学校读书的5名学生中,已有4名学生因各种原因离开了这所学校。

 

上外否认跟“鹰誉”合作 

  

“我是在孩子‘无书可读’之后,跟孙剑斌打官司时才发现他的‘鹰誉公司’根本不具备教育教学和出国留学的资质。”在小成妈妈陈女士提供的“鹰誉公司”营业执照的副本上,记者看到,该公司经营范围仅限于“教育方法指导咨询、考试选校信息咨询、学前教育方法咨询”,而且还特别加括号强调“以上三项均除教育”,而且也没有出国留学业务许可。

  

对此,孙剑斌解释说,他们仅仅为“美国高中班”的学生提供一些美国学校的信息而已,至于上课这一块,都是其他具有办学资质的机构去做的,跟他们没有关系,"游学’是旅行社做的,需要具有国际旅行资质的公司才能做;教学也不是我们做的,是由上外贤达和上海外国语大学做的;我们做的部分就是为学生提供留学服务,我们没有提供过留学中介业务,(因为)我们没有资质。”

  

对于孙剑斌的说法,上外贤达和上海外国语大学方面均不认同。

  

“我们仅仅是出租校舍给孙剑斌而已,教育的事,包括教师的招聘、美高班的管理等等,都是孙剑斌一手操办的。”7月26日,上外贤达经济人文学院校董鲍先生说,一开始,贤达学院也曾打算对孙剑斌的美高班进行监督管理,毕竟是在上外贤达的校舍内,他们想对家长负责。

  

然而,孙剑斌方面却出现了种种违约的行为,比如按照“鹰誉公司”跟上外贤达的约定,美高班学生交的钱,必须进到上外贤达的账户,由上外贤达分期给“鹰誉公司”。这么做的目的,是确保“鹰誉公司”能够把学生顺利送到国外去。可是,开学后,上外贤达发现,很多学生交的钱都没有进入上外贤达的账户。

  

此前,孙剑斌称,2014年的“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高中美国高中课程”招生简章是上外贤达印刷的。但贤达学院的鲍董明确表示,招生简章肯定不是贤达学院印的。

  

7月25日,上海外国语大学相关负责人也明确否认了该校与孙剑斌的“鹰誉公司”有任何联系,“我只能跟你说,孙剑斌所做的事,跟我们上海外国语大学毫无关系!”

 

对话孙剑斌 -我们开的发票都是服务费

  

2013年,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就曾发布过沪教基37号文件,对普通高中开设国际课程的管理主体、师资来源、课程设置、招生形式、学籍管理等问题做出严格要求。

  

根据该文件,普通高中学校若需开设国际高中课程,需向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申请立项,经由项目办公室进行审批方可立项。

  

但一名业内人士指出,迄今为止,相关部门尚未出台针对大学开设国际高中课程班的相关规定。这意味着,大学开设普通高中课程班,仍处在无法可依状态。

  

令陈女士等家长担忧的是,目前,这个打着“上海外国语大学”招牌的“美国高中课程班”仍在继续招生,“在花桥搞‘暑假班’,说是学生已经‘招满’了”。

  

对于家长们普遍质疑的办学资质、留学服务等问题,记者就此采访了孙剑斌。

  

记者:没有办学资质,你怎么能开班教学呢?

  

孙剑斌:从现在起,你要树立一个法治意识,我现在跟你谈到的,是鹰誉公司从事的留学咨询这个业务,跟上学没有关系。我们开给学生和家长的发票,开的都是服务费。上学是学校的行为,不能到我个人这里来上学。陈女士的儿子当时上的美国高中课程,是贤达学院下面办的培训班,一句话,是非学历的,已经跟他们讲得清清楚楚。

  

记者:没有留学中介服务许可,你怎么做留学服务呢?

  

孙剑斌:我们做的不是留学业务,我们只是向学生和家长提供美国那边一些学校的相关信息。学生去美国留学,需要他们自己去申请。我们仅仅提供这方面的信息咨询。

  

记者:到美国“游学”是你们组织的吗?

  

孙剑斌:这又涉及到另一个法律主体。游学是旅行社和美国的相关机构联系的。我们会向家长提供信息,比如说,有这么一家旅行社,可以带着大家到国外的一些学校去参观。至于收费问题,那也是旅行社跟国外相关机构的事。

 

擦亮眼睛择校 

  

看完上面这些很多家长都震惊了,没有资质的机构竟然如此冠冕堂皇地招生,害了多名学生,断送孩子未来。所及家长们需要在选学校的时候擦亮眼睛,选好学校!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 姓名:
  • 电话:
  • 城市:
  • 意向国家:
请输入您的姓名!
请输入您的电话!
名额有限,立即申请

精彩阅读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环球无忧教育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服务费:?元 外方律师费:?元 第三方费:?元......)

*

注:以上费用仅供参考,个案申请费用以双方合同及相关第三方机构的实际收费金额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