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即将到来的阶层社会及教育分层,带你读懂孩子的未来!

2016-11-3 13:49 350 0
简介
在素质教育下长大的David和在应试教育下长大的小明,究竟谁更幸福?谁更有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罗辑思维》第185期节目“即将到来的阶层社会”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本文系作者根据其节目整理而成的学习笔记。 ...

    在素质教育下长大的David和在应试教育下长大的小明,究竟谁更幸福?谁更有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罗辑思维》第185期节目“即将到来的阶层社会”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本文系作者根据其节目整理而成的学习笔记。

  今天要讲的主题是“教育公平”,一提到这个话题很多人容易激动,因此罗振宇事先声明:

  下面要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价值判断——也就是说并不是我本人的主张,不是我愿意看到的,而只是一个事实判断,是我对未来的预测。

  问:“在中国的未来会不会出现一个教育极度不公平的时代呢?”如果答案是“会”,那么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高兴不高兴,我们只能先接受它,再去寻找解决的办法。

  罗振宇的结论是:

  在我们这代人的有生之年,我们会看到一个不可逆的趋势,一个中国人几千年来从来没见过的局面,那就是:教育分层

  理解这句话之前,我们要先理解中国几千年来教育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尤其是科举教育,它有一个特别核心的使命:防止社会分层

  封建君主制时,皇帝最害怕的就官僚和豪强,因此任何一个皇权都是打击官僚和豪强的,因为他们对皇权的威胁最大,科举制的发明和推行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比如:一个人出身社会底层,哪怕他家世代务农,只要他家稍微有点闲钱培养孩子读书,说不定就能培养出一个秀才,再几代就有可能是举人,再几代就可能是进士,至此,整个家族光宗耀祖,彻底翻身。但是官僚、地主、豪强的家庭呢,他们几代人中肯定会有败家子,所以往往富不过三代。因此,在中国古代的皇权社会,纵然有千般不好,有一条是好的——因为科举制的存在,整个社会呈现一个开放式的格局,上下层是流动的。因此中国的教育一直有一个特点就是“有教无类”。

  山村的穷苦学生和皇家的孩子用一样的教材,考一样的试卷,教育的方法也几乎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中国几千年来的教育,在“内容”和“方法”上并没有出现分层,虽然教育资源可能会有比较大的差距,有一定的不平等。

  我们今天要说的“教育分层”是西方意义上的分层,具体点说就是美国教育的那种类型的分层。

  要想理解这一点,我们要先建立一个背景知识——什么叫阶级社会?

  真正的阶级社会是我们在印度看到的种姓社会,或者英国看到的贵族社会。

  也就是说一个人的阶级是由一个人的血缘决定的,而不是由什么财富状况和社会地位决定的。

  虽然随着社会的进步、民主和自由的浸润,欧美那种血缘观念上的贵族开始消逝,但是社会的分层结构却一直流传至今。

  举房价的例子来说明这个现象:虽然中国现在很多城市的房价已经很高了,但是中国房价的分布趋势基本上是从市中心到城乡结合部缓缓下跌的,一环、二环、三环……一级一级往下降。可是在美国却是断崖式地下跌,可能穷人区富人区仅仅隔了一条马路,但是房价却是一个天一个地。比如硅谷的核心区帕拉阿图(就是斯坦福大学所在的城市),它的东边还有一个城市叫东帕拉阿图,两个城市是紧邻的,中间只隔了一条河,大概是15米宽,但是两个城市的房价却是一个天一个地,住的人群也是不一样。住在帕拉阿图的基本都是富豪,比如Apple的乔布斯、Facebook的扎克伯格等,而住在东帕拉阿图的却基本上都是社会最底层的百姓。

  这两个城市最核心的区别是什么?人不一样!尤其是培养下一代人的资源不一样。

  

  美国的教育资源分配基本上都是当地社区自治的,即便是美国的公立学校,其资金来源也只是当地城市的房产税、物业税等,这样的话,富人区所在城市的学校资金就很充足,学生受教育环境就好,形成良性循环;

  而穷人区所在城市的学校资金就很有限,学生受教育环境就差,形成恶性循环(具体的不做详解,有兴趣的可以自行查阅相关资料和信息)。

       那么这种教育分层带来的结果是什么呢?

  万维刚用两句话回答这个问题:一是,如果你不了解美国的教育,你会惊讶于中美两国教育的不同之处。二是,如果你了解美国的教育,你就会惊讶于中美两国教育的相同之处。怎么理解后一句话?万维刚举例。比如说,分别有中美两国的两个孩子,一个是小明,一个是David。小明通过考试,从小学、初中、高中,一步步努力学习考取清华大学,到北京上大学后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知识视野非常狭窄,课外书基本没怎么接触过,也很土,不会穿衣服不会说话,见到女孩子就脸红……是典型的应试教育的产物。David呢,家境不错,从小成长的环境也相对好很多。可能解题能力不如小明,但David的知识面很广,不管是游泳、击剑、高尔夫球,还是绘画、唱歌、弹奏乐器,都很不错。他还积极参加演讲比赛、社区活动、学生会竞选,是典型的素质教育的代表。

  在我们看来,小明是不是很惨很苦,而David就很幸福,可以任意地发挥自己的性情和禀赋?

  万维刚老师说,你不要被骗了,其实他们是一回事儿,都是应试教育。

  只不过小明是自古华山一条路,只能奔着考试去了;而David干那么多事儿,也只是为了凑够美国那些精英大学入学标准才去做的。

  因此,从根本上来说,他们都是应试教育。

  紧接着万维刚又把这个问题往前推:其实David的处境还不如小明。因为小明面对的是一个确定性的东西,就是只要考得高分就能上好的大学。

  David可不一样,不管他凑够多少学分,能进什么样的大学都是没准的事儿。

  比如说2013年有一则新闻,美国华人学生米歇尔·王一怒之下把哈佛大学告上法庭,理由是哈佛不公平。

  米歇尔·王的SAT成绩(美国大学入学考试成绩)非常好,几乎甩掉了99%的考生,并且其他各种社会活动所获得的奖项都很多,甚至还参加了奥巴马就职典礼上的合唱团,非常优秀,也说明美国主流社会对他是接受的。

  

  但是,除了宾夕法尼亚大学之外,没有第二家常春藤名校愿意录取他。

  而这种现象在美国的华人群体中很常见,那些学生甚至还因此建了一个网站,名字就叫“哈佛不公平”。

  罗振宇问万维刚,这算不算是种族歧视呢?

  答案是:很难说得清楚。

  为啥?

  因为,这些常春藤盟校几乎都是私立大学,它们从来没说过要公平,连招生的规则都是不确定的,从来都不公布它们的具体招生规则。

  甚至这些学校的招生办的工作人员退休后去当招生顾问,也说不清楚这些学校的招生规则是什么,因为根本没有明文条例的规则,那还谈什么公平?

  不过万维刚还说了另外一个道理,说这是因为华人学生带着自己的传统观念去理解美国学校而导致的误会。

  为了说明这点,我们先看美国这些高校招生标准是怎么形成的。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但是他毕竟有一个民族主体就是WASP——白人的盎格鲁-撒克逊的新教徒,这些人觉得自己是这个国家的精英,是主流阶级。

  这种意识在19世纪之后更加流行,他们觉得哈佛、耶鲁等常春藤盟校要培养的是社会主流阶级的孩子,这个国家以后的领导人还应该是主流阶级的后代,所以我们就不能让其他族群的孩子轻易地进入这些常春藤盟校,但是又不能光明正大宣称这些学校不公平。

  因此,他们开始设立门槛,比如说哈佛、耶鲁,这些学校规定必须考希腊语和拉丁文,由于其他族群的公立学校是不教这两种语言的,这样的话,其他族群的学生自然就被排除在常春藤盟校之外。

  但是这个规定施行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被废除了,原因当然很简单,因为这个规定把其他族群的精英人为地排除在外,而自己族群的后代不需要经过多大的竞争就能进这些名校,长此以往的话,这个国家是会有危机的。

  所以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前后,这个规定就被废除了,其他族群就开始兴盛起来了,兴起得最明显的就是犹太人。

  他们在常春藤盟校的入学率从最初的7%一路上涨到后来的20%还多,甚至在哥伦比亚大学,犹太人的入学比率一度达到了40%还多。

  于是WASP又不干了,因为自己孩子的机会被抢夺了嘛,为此他们又搞出了一套标准。比如说要求你有好的社交能力、好的体育素质……

  又把犹太裔学生的比例降下去了。

  直到上个世界五六十年代,这个比例又开始上升,原因是那段时间刚好赶上美苏争霸,美国人当然很清楚,这一仗绝对不能输给苏联。因此那段时间,美国的常春藤盟校算是给全民敞开了大门,只要考试成绩好就能上名校。

  比如美国的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就是赶上了这个好机会,不过这个阶段过去之后,美国的学校又开始故态复萌,开始强调那些乱七八糟的素质教育的要求。

  说到这里你就该明白了,美国的常春藤盟校是在两个极端之间摇摆,一方面要把别的族群排除在外,一方面又要把其他族群的精英挑进来更新自己族群的血液,而招生规则设立的实质是排除异己。

  那么现在的美国高中生想上常春藤盟校有哪几条路可走呢?三条路可走。

  第一条路是你得有特长。

  尤其是体育特长,且是要符合WASP要求的体育特长,如击剑、滑冰、打高尔夫球……

  这个要求还有另外一个连带的效应就是能把有钱的家庭挑出来,万维刚说了一句金句:

  能否进入这些学校上学,不在于你上学时将要花多少学费,而在于你上学之前能在这些特长训练上花多少钱。

  因为这些特长项目的训练都是靠金山银海堆出来的,这样的话,自然就把贫困家庭和富裕家庭区别开来了。

  第二条路是家长得是校友。

  美国这些名校有一句话叫做“一代藤校,代代藤校”。

  这些学校搞出来的门槛是:新生入学的时候必须经过“校友面试”这么一关,所以你理解了吧。

  美国的前财政部长(也是哈佛的前校长)萨默斯说过一句痛快话:“我们招收校友的孩子,这是我们建设我们自己社区文化的一部分。”

  意思很明了吧?就是说,我们是一个社区、是自己人,我们要代代相传把持这些名校的,我们就是要照顾自己人,怎么地吧?

  第三条路是捐款。

  白人很多的私立学校,校友和校友的孩子和这个学校本身是同气连枝的紧密关系,终身都保持联系,所以说校友捐款是这些私立学校很重要的财政来源之一。

  而华人的观念却不是这样,他们往往认为大学就是一个工具,毕业之后就没什么关系了,自然就不愿意捐款。

  那么你就明白了吧,如果学校招收的华人孩子越多的话,这个学校未来的财政基础就越薄弱,这是万不可行的。

  从捐款这个角度来说,美国学校还是比较讲规矩的。

  比如说香港的慈善家陈乐宗,一次性给斯坦福大学捐款3.5亿美元(这是斯坦福大学历史上最大的一笔单人捐款),结果立竿见影,第二年斯坦福在硅谷地区招收华人学生的比例就提高了一倍。

  说到这里,读者应该很明白什么是教育分层了吧?美国那种类型的教育分层真的是铁门槛,跨越的难度比跨越中国教育分层的难度大太多了。

  而教育分层只是社会分层的一个侧面反映而已。如果你了解美国的社会分层的话就会明白,美国老百姓想要跨越社会阶层,他们面临的挑战要比中国老百姓大得多。

  因为中国社会至少还没有形成美国社会那样的分层结构,穷人的上升渠道相对还是很多的。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 姓名:
  • 电话:
  • 城市:
  • 意向国家:
请输入您的姓名!
请输入您的电话!
名额有限,立即申请

精彩阅读

申请攻略

专访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环球无忧教育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3 Comsenz Inc.    

(服务费:?元 外方律师费:?元 第三方费:?元......)

*

注:以上费用仅供参考,个案申请费用以双方合同及相关第三方机构的实际收费金额为准